导航菜单
首页 > 经典故事 » 正文

闻人人生哲理小故事大全精选

苦难与挫折是人生的一笔财富,经历了生活的坎坷,定会倍懂珍惜,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名人人生哲理小故事大全精选。  印度圣雄甘地有一次乘火车,上车时由于过于拥挤,他的一只鞋子掉到了铁轨旁,此时火车已经开动,鞋子无法再捡回来。  于是甘地急忙把穿在脚上的另一只鞋子也脱下来扔到第一只的旁边。一位乘客不解地问甘地为什么这样做,甘地笑着说:“这样一来,看到铁轨旁的鞋子的穷人就能得到一双鞋子。”  第一次见到卢斯卡教授,还是在1993年。当时,我正在重庆攻读硕士,由于一个中法合作的科研项目,在那一年的秋天,卢斯卡教授法国图卢兹大学城市与环境工程学院的终身教授,来到中国,就有关技术问题与中方课题组进行交流、讨论。  应该说,20世纪90年代的中外科技合作,绝大多数是由外方提供关键技术,中方则组织力量消化和吸收,我们那个项目同样采取的是这种模式。也正有鉴于此,加之卢斯卡教授本人崇高的学术地位,全体中方成员都不可避免地对他怀有一种很强的敬畏心理,而我这个资历最浅的学生,更是暗自抱定了这样的初衷:只做一个认真的听众,绝不开口参与问题讨论。  大家都抱着与我类似的心态,因此注定学术交流从一开始便呈现出了明显的不均衡态势向卢斯卡教授提出问题,中方课题组事先要做精心的准备,被推举的代表发言时更是小心翼翼,唯恐言语有失贻笑大方;而卢斯卡教授感兴趣主动提出的问题,中方课题组又无人肯出头做全面阐述,被“点将”不得不发言的,也往往三言两语稍作阐述,接着便以“仍需我们进一步研究”画了句号。结果,一场学术交流很快演变成了卢斯卡教授单方面“答疑”的独角戏。坐在会议室的一角,我发现,面对这种令人难堪的默契,卢斯卡教授几次摇头苦笑,脸上也露出了深深的无奈与失望。  为打破这种颇为尴尬的氛围,学院科研部的领导陪在一旁,立即显出国人好客的一面。他满脸堆出笑意,建议卢斯卡教授抽出一点时间,前往重庆的大足石刻、缙云山等名胜古迹浏览参观。翻译将这番美意译作法语的过程中,卢斯卡教授却开始耸动肩膀,并几次将双手摊在胸前,嘴里也在小声嘀咕什么。  会议室沉寂了好一会儿,卢斯卡教授的脸上才重又浮现出一丝笑意,客气谢绝主人好意之后,他清清嗓子说道:“其实,通过刚才的交流,我发现各位同行对流化床工艺还是颇有研究的,而我们的讨论之所以不够深入,恕我直言,是因为大家在交流过程中选择了太多的妥协,这不由让我想起一句法国谚语来。”说到这里,他略作停顿,接着缓缓提高了声量,“在我的国家,这句谚语是:妥协是把好伞,但却是个可怜的屋檐。”  “妥协是把好伞,但却是个可怜的屋檐。”卢斯卡教授把这句谚语说了两遍,也特意请翻译加以重复。待翻译的话音第二次落下,会议室里顿时陷入了更深的沉寂,大家不约而同将头低下,有的人甚至脸上涨得通红。  又过去难捱的几分钟,我不知哪里来的胆量,竟然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一个主动站了起来:“卢斯卡教授,我想就反应器的进水方向,谈点儿自己的看法”  时间到了第二年夏季,由于中法双方的精诚合作,那个项目顺利通过验收并投入到了实践应用,而我作为课题组一员,也沾上项目的光,在一项“新型斜螺旋沉淀装置”的国际专利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正是这项专利,它对我毕业后的求职帮助多多,甚至可以说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妥协是把好伞,但却是个可怜的屋檐。”这句短小精炼的谚语,让我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生活中于人于事的交锋,适当的妥协固然必要,但开诚布公的沟通与交流,更应作为双方最初的选择。  斯科特上校是世界上第二个到达南极的人,我想,再也没有比他的故事更动人、更悲惨的了。斯科特上校和他的两个同伴在南极罗斯冰川的惨死,至今还令人痛惜不已。  1913年2月一个晴朗的下午,蕃红花正在皇家花园里热烈地开放,斯科特上校的死讯传到了英国。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英国。在此之际,只有纳尔逊海军大将在特拉法加海战中阵亡的消息,让英国人如此震惊过。  在斯科特上校死后22年,英国人为他建了一个永久的纪念馆极地博物馆,这也是全球第一家极地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开幕的时候,全世界的极地探险家们都赶来了。在这个建筑的顶端,有一幅献给罗伯特斯科特的题词,是用拉丁文写成的:“他去探寻南极的秘密,找到的却是上帝的秘密。”  斯科特上校去南极探险,乘坐的是“特拉诺瓦”号船。这艘船进入南极圈的冰洋后,他就屡屡遭遇厄运。巨浪怒吼着,不知疲倦地击打着船身,将船上的货物扫荡一空,冰冷的海水涌进了船舱,锅炉里的火被浇灭了,抽水机停止了转动,但这艘无助又无畏的船还是在咆哮的大海中航行了许多天。其实,斯科特的厄运才只是刚刚开始。  他曾带了几匹能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奔跑的强壮小马,但它们到了极地却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它们的腿踏进冰窟中折断了,它们在大雪中徒劳地挣扎着,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用子弹结束了它们的痛苦。斯科特上校从爱斯基摩人那里带来的能拖雪橇的狗,也在冰川的裂缝里跑散了。  斯科特和他的四个同伴只好丢下马和狗,拖着一辆约1000磅的雪橇,继续向南极前进。一天又一天,他们拉着雪橇,在海拔9000尺的稀薄、严寒的空气里,在坚硬的冰地上挣扎着前行,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冻得喉头梗塞。然而,谁也没有抱怨,因为他们相信在最艰难的行程尽头,南极的秘密正在等着他们。从创世纪以来,那里就没有被人打搅过。那里没有任何会呼吸的东西,连一只海鸥也没有,到处是一片死寂。  14天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南极但是等待着他们的只有震惊和失望。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冰天雪地里,立着一根木杆,上边有一块破布在呼啸的寒风中飘摇。是国旗!挪威的国旗!原来挪威探险家阿蒙森比他们早了一步他们没想到自己经过多年的精心筹划,数月的拼死挣扎,历经了千辛万苦,却被阿蒙森捷足先登了他仅比他们早到五个星期。  这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他们怀着失落的心情踏上了归途。实际上,他们在返回文明世界时,才真正经历了奥德赛式的巨大磨难。凛冽的寒风在他们身上裹上了一层冰,甚至连胡子都冻住了。一行人跌跌撞撞地向死神走去。  最先遇难的是强壮的军官埃文思,他不小心脚下一滑,头在冰块上撞碎了。接着是队长奥茨,他的脚冻坏了,一步也不能再走。他知道这会连累他的同伴,因此在一个夜晚,他做了一件神圣而悲壮的事为了保全他的同伴,他从帐篷里爬出来,在漫天风雪里冻死了。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动人的表演,他只是平静地说;“我想到外边走走,过一会儿就回来。”然而,他却永远没有回来。人们始终没有找到他的尸体,现在,人们在他失踪的地方竖起了一个纪念碑,上边写着“一位无畏的绅士死在附近”。  斯科特和剩下的两个同伴继续挣扎着往回走。他们已经被冻得面目全非了。鼻子、手指、脚都冻得一碰即碎。1912年2月19日,他们在离开南极后的第20天,最后一次支起了帐篷,他们的粮食只够吃两天了,剩下的燃料也只够煮两杯茶。他们以为自己肯定有救了他们距来时埋藏粮食和其他物品的地方只有11英里了。只要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他们应该可以到达那个地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就在这最后的时刻悲剧发生了。他们遭遇了猛烈的狂风,这场风暴竟然能把冰块砍碎,地球上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挡这种飓风的袭击。斯科特和两个同伴在帐篷中被困了11天,但狂风仍在怒吼,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这时,他们已经弹尽粮绝了。他们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一条很好走的路。他们出发时带了不少,是为这样的危急关头准备的。他们只须多吃一些,就可以安然入睡,永远不再醒来。但是,他们不想走这条路,他们决心以英国人的尚武精神和命运抗争到底。  斯科特在临死前一个小时,给著名作家巴里爵士写了一封信,讲述了他们临终前的情形。他们的食物已经全部吃光。死神马上就要降临到他们头上。然而,在这样的时刻,斯科特却写道: “如果你能听到我们在帐篷里唱着愉快的歌儿,你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  8个月后,温暖的阳光又重新普照着南极大地,一支搜索队找到了他们冻僵的尸体。队员们就地埋葬了他们的尸体,并用两根雪橇板做了一个十字架。在他们的墓碑上,写着英国诗人丁尼生的长诗《尤利西斯》中的名句: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