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正文

您须要登录后本领持续

开卷故事《触摸真实的世界》 赵俊斐海外故事《挑刺有奖》 曹景建新传说《一瓶桂皮酒》 顾敬堂情节聚焦《送你一张贵宾卡》 覃旭中篇故事《傀儡草》 吴嫡  罗德是个名声在外的登山家,登顶过无数著名山峰。他每次登山,只携带一台摄像机,用来拍摄自己登山的过程;还带一个定位呼叫器,作为遇险时的应急装备。除此以外,不携带任何高科技设备。最近,世界著名户外品牌“攀登者”要选出一位攀登之王,给予代言的机会,并开出了高额奖金。与此同时,条件也相当苛刻,主办方要求登山者独自攀登魔鬼峰。这魔鬼峰是世界最高的山峰之一,那里常年风雪,到达峰顶前的崖壁陡峭至极,且峰顶十分狭窄,无法站人,因此主办方提出,谁最先将广告旗插在峰顶,谁就是攀登之王。最终只有两位登山家报名:罗德和卡尔。根据要求,后勤团队只能简化到一个人。卡尔考虑再三,选择了一个最可靠的。而罗德的后勤团队向来只有一人,那是罗德的小学同学,长得瘦小难看,跟随罗德多年。登山日选在7月1日,这是魔鬼峰天气最好的时候。罗德和卡尔同时从山脚下出发,他们的助手跟在后面。从山脚到半山腰不算陡峭,助手还能跟上登山家的脚步。不过,到了半山腰之后,助手就很难再跟上了。双方各自在山腰扎下帐篷,稍事休整,等待中午天气最好时,再冲击峰顶。两个帐篷离得很远,卡尔一边观察天气,一边观察罗德是否有动身的迹象。快到11点时,风雪减小,机会来了。卡尔穿上登山服,拿起冰镐,准备冲击峰顶。助手拦住他说:“应该再过一小时,风雪更小时出发,现在还很危险。”卡尔摇摇头说:“早出发虽然危险一点,但获胜的可能性更大。”说完他就出发了。山腰以上的路很陡峭,好在风雪渐渐小了,卡尔很高兴,他赌对了。最后一个陡坡是最艰难的,卡尔全神贯注,一点点地向上攀爬。就在他爬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上方传来冰镐凿冰的声音。他顿时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上面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攀爬。万万没想到,罗德出发得比他还早!卡尔有点心急,只得加快速度追赶。可越急越容易出错,卡尔在冰镐还没完全卡死时就开始攀爬,没想到那块冰不够结实,一下被撬开了。卡尔的身子顺着陡坡迅速滑落下去,最后落入了一个冰缝中。卡尔左臂受了伤,冰镐也滑落了,仅靠右手的冰镐和两条腿支撑在冰缝中。靠自己爬出冰缝是不可能了,他只得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启动定位呼叫器。定位呼叫器的信号可以传到半山腰的帐篷里,但他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助手肯定爬不上来了,只能向山下的救援队呼救。等到救援队赶到,至少也要几个小时,卡尔感觉自己最多还能坚持一小时,只要右臂或双腿任何一个支撑点力竭时,自己就会滑落更深的冰缝里,成为魔鬼山上无数登山遇难者之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卡尔的左腿率先颤抖起来,他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很快,他的右腿也开始抖了,现在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的右臂上,整个右臂又酸又麻,他绝望地看了一眼冰缝上的天空,闭上了眼睛。突然,卡尔感到有什么东西打在脸上,睁开眼一看,一条绳子垂落在他身边,一个被登山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脑袋出现在冰缝上。卡尔狂喜之下,顿生力量,他用受伤的左手把绳子绕在自己腰上,艰难地打上结。接着,上面的人开始拉绳子了,借着这股力量,卡尔拼命地攀爬,终于爬出了冰缝,瘫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卡尔才缓过劲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救援者不知何时不见了。卡尔放弃了攀登,径直下到山腰。回到帐篷后,他发现助手头上包着纱布,躺着一动不动,但看样子只是昏过去了,并没有生命危险。帐篷里的呼救器已经开启,卡尔疲惫地瘫倒在地。几个小时后,救援队上来了,卡尔和助手都被带下了山,此时罗德也已经登顶返回了,他将攀登者的广告旗插在了魔鬼峰顶,随身携带的摄像机也记录下了登山的全过程。不容置疑,他是胜利者。卡尔的助手在医院里醒来后,看见卡尔安然无恙,不禁喜极而泣。他告诉卡尔,接到卡尔的呼救信号后,他就开启了帐篷里的呼救器,然后拿起冰镐,想上山营救卡尔。但他对付那道陡坡实在力不从心,没爬多高,就滑落下来受了伤。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有人把他背回了帐篷,并给他包扎了伤口,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那人背我时,我感觉他的背很宽很结实。”卡尔回想起自己在冰缝里看到的那张蒙得严严实实的脸,摇了摇头说:“你那时已经神志不清了。”助手压低声音说:“可我感觉,救我的那人就是罗德。当时山上没有别人,肯定是罗德救了我们。但让我想不通的是,如果真是他,等救援队赶到时,他不可能已经完成了登顶。”卡尔叮嘱说:“是他的助手救了我们,一会儿接受记者采访时,记住这么说。”几天后,卡尔出院了,攀登者公司正式和罗德签约代言合同,卡尔和助手也出席了,并对罗德表示祝贺。在大家的掌声中,卡尔走到罗德那个瘦小难看的助手面前,伸出手,诚恳地说:“我和我的助手再次感谢您的救命之恩。”罗德的助手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看着罗德。罗德走过来,握着卡尔的手说:“我也要感谢你。”他凑近了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发现了。我的腿在七年前就受伤了,即使在受伤之前,我的助手也是比我更优秀的登山者。但以他的形象,不可能获得任何代言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分工合作……”  为给父亲长脸,副市长亲自开车回老家,却差点出了事故,由此牵扯出一桩离奇的案中案。究竟受害者是谁,肇事者又是谁呢? 给父亲长脸出大事陈实最近当上了副市长。这天,他去一个乡镇考察完,想着老家就在邻市,离得不远,虽说隔着几座山,但现在山中修了隧道,只需半小时车程就能到了。于是,他让司机莫丁铭调转车头,朝老家开去,毕竟自己已经半年多没回去看过老父亲了。此时已是傍晚,天上下起了小雨,莫丁铭开车出了隧道,转上了一条乡间的砂石公路,向陈实的老家靠山村驶去。路旁都是农田,正是稻子成熟的季节,不时能看到农民为了吓唬鸟雀而在路边竖着的假人。陈实坐在车上,给父亲打起了电话,父亲一听儿子要回家,激动地说:“儿子啊,你可要自己开车呀,我坐到门口等着,一定要亲眼看着你开着车到家门口……” 老人家一番话说得很响,莫丁铭也听到了,不由哑然失笑。原来陈副市长虽然聪明精干,可考驾照却不知怎的,一连考了四次,直到最近才通过,时间跨度超过了两年,因此他父亲总说自己儿子不聪明,连个驾照都考不出,他家隔壁的阿根不识几个字,早就考出驾照了!这事搞得市政府机关内尽人皆知。现在父亲又提了,陈实便有了想法,与莫丁铭商量道:“莫师傅,只有一点点路了,我来开吧,让我老父亲也高兴高兴,省得他老说我不如邻居阿根。” 莫丁铭一听,陈副市长虽是新手,但毕竟驾照在手,开这点路问题不大,就让他满足一下他父亲的虚荣心吧。就这样,两人交换了位子,陈实开起车来。车子很快就到了离村最近的一个岔道口了,陈实开始转动方向盘,突然想起应打方向灯,立即腾手去打,毕竟开得少,这一腾手,方向打过头了,车子向路边的一个假人冲去。眼看车子即将撞倒假人、冲进田里,旁边的莫师傅赶紧一扳方向盘,车子总算回到了正路上。这可把陈实吓了一跳,莫师傅安慰说:“没事,有我呢,控制住车速就好了。”就这样,陈实一直开到家门口停下,老父亲果然坐在门口,看着儿子从驾驶室里出来,乐得合不拢嘴,好像比得知儿子当副市长还高兴。莫丁铭见陈实与家人团聚,就与陈实打了个招呼,说是开车去镇上住旅馆了。莫丁铭真去住旅馆了吗?没有,他是去办大事了。当时他看到陈实开着车朝那假人撞去,虽然没撞到,但他发现那假人好像倒了下去,就在那一瞬间,他还发现那假人的眼睛居然会动,并且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一路上,莫丁铭越想越觉得不会看错,便借口去镇上住宿,回到了当时的现场。但是奇了怪了,现场并没有发现人,连那个假人都没有了。他一直觉得陈副市长是个好人,是个好官,他不想陈副市长因为这事而影响前程,所以便去了当地的交警中队自首,将这件事承担了下来。交警中队的胡警官听完,当即去了事发地点,在现场果然没有发现伤者,也看不出有事故的痕迹。他便向莫丁铭要来了陈实的电话,打电话去核实。同地点发生案中案再说陈实正在家与父亲聊得热乎,突然接到交警队打来的电话,说莫丁铭出了事故,一问事故地点是临近靠山村的岔路口,他猛地想起那里正是自己刚才开车差点撞倒假人的地方,难道那是个真人?想到这里,他告诉交警,自己马上过去。正好邻居阿根,也就是父亲口中一再提及、早就会开车的发小来看陈实,一听陈实要去镇上,当即主动开车送他。两人到了交警中队,同样是胡警官接待。陈实真诚地说:“胡警官,我想过了,那个岔路口的事故其实是我造成的……”啊?胡警官愣了,怎么堂堂一个副市长,居然和驾驶员争着当肇事者?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胡警官接起电话,只听话筒里传来又急又结巴的声音:“喂,交、交警队吗?向你们说、说个情况,大、大约八、八点左右,我在临近靠山村的岔、岔路口,发、发现一个老……老头的腿被压碎了,与身体分、分开了……”胡警官一惊,怎么又是这同一地点?他赶紧问:“人怎么样了?”“人……问题不大,就、就是耳朵听不到,话、话也不会说,我送他去医院,可、可还没到医院,车坏了,只好先、先修车,现、现在车修好了,人、人也送进医院了,就是我把那压碎的腿,给忘……忘在修车的地方了,那修车的地方出隧道就是,至于医院,再往前一点就到了,你、你们去看看吧。我……手机电没啦,不……不说了……”见鬼了,这同一地方出案中案了,不过终于有被害人消息了。胡警官起身想出警,可一想陈实他们怎么办?陈实当即提出一起过去看看,胡警官同意了。出隧道后,果然看到一家汽修厂。胡警官下车一问,是有一辆车不久前来修过,问起有什么东西遗忘在厂里,那工人指着墙边一个布包说:“喏,那就是。”胡警官跑去墙角,把布包打开来,果然是一条人腿,已被压得很碎了,可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丝血迹。有人喊了起来:“是假腿,人造假肢!”突然,阿根朝假腿跪了下去,号啕大哭:“阿爸,你怎么样了啊?”胡警官忙说:“先别哭,装假肢的又不止你阿爸一个。”阿根边哭边说:“没错,是我阿爸的,你看,这假肢连接处写着一个陈字!”一旁的陈实拉起了他,说:“阿根,你先冷静一下,回顾一下今天你阿爸的情况吧。”阿根止住了哭,点上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后,把半截香烟一丢,双手朝胡警官面前一伸:“警察同志,我想起来了,我就是肇事者。” 什么?大家都愣了。阿根说,今天傍晚他开车从外面回来,路过那岔路口时好像是看到路上横着一根东西,可当时他开得太快,加上天色暗了没看清,于是也没减速,直接轧了过去。现在想来,那横着的东西就是这假腿了,估计阿爸当时就躺在路上,被他撞了。胡警官皱起了眉,说:“走,先去医院,看看这个车祸受伤者到底是谁,情况又到底怎样了。”聋哑人比画说真相众人到了医院,一打听,是有人送了个病人过来,可那人没病,就是缺了条腿,而且又聋又哑,只会哇哇大叫,谁也不知他说啥,医生们正头痛着呢。阿根一听,当即说:“不会错了,这肯定是我阿爸!”众人连忙跑进病房,只见一个老头正 “哇呀哇呀”地大叫。阿根跑上前去,叫了一声“阿爸”,老头一看儿子来了,更激动了,又是哇哇大叫,又是双手比画,一会儿指天,一会儿指地,一会儿指自己,一会儿指儿子。众人大眼瞪小眼,可阿根却看得很认真。好不容易等老头比画完了,阿根这才转身告诉大家事情的经过。原来,阿根的阿爸今天上午去女儿家,吃好晚饭后,女儿托一位顺路的朋友送他回来。那位朋友开着车到了那个岔路口时,老人不愿意耽搁人家的时间,坚持要下车,自己走回家。谁知老人下车后,刚走了几步就跌倒了,原来是假肢松了,连接肉体的皮带扣断了。这下完了,没有假肢,一条腿动弹不得。看看天上下起了毛毛雨,老人便拆下路边竖着的一个假人身上的蓑衣,披在自己身上,并扶着竖假人的竹竿,支撑着身体。他想着有过路车来,就搭个车回村里。可老人的腿当年就是被汽车撞断的,他对汽车有畏惧感,不敢站得太靠近公路,就一直站在竖假人的地方等待。这时,开来了一辆车,老人正打算出声呼救,猛然发现车子朝自己直冲了过来,他当即吓坏了,便朝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等老人回过神来,发现那辆车已掉转车头,朝村里开去了。老人拄着竹竿艰难地爬了起来,重新站回路边。好不容易又看到一辆车开过来了,那车头上插着面小红旗,老人一看开心呀,这是儿子的车!他用尽力气,把假肢扔到路中央,嘴里还哇哇大叫,心想就算儿子听不到他的声音,他的假肢总归认识的,谁知这宝贝儿子开车太快,“呼”一下就过去了,那假肢被汽车碾得粉碎,老人又气又心痛,扑在假肢旁,晕了过去……这时,又开来了一辆车,司机发现了他,把他抱上了车。可是他哇哇大叫着做了半天手势,那司机还是搞不明白,车子越开越远,居然钻过隧道往邻市去了。老人一急,又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这下,胡警官总算明白过来了,这几个人报的案其实是同一件事,这几个人个个都是好人!前两个来自首的人,也就是莫丁铭和陈实,根本没肇事,只是觉得好像肇了事,便主动来承担责任;阿根是肇事了,但只是轧了条假肢,也算不上什么事故;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那个结巴做好事,让那聋哑老人一直躺在路上,说不定还真会出大事。真相大白,陈实也着实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若不是想在老爸面前长把脸,眼下正和他聊得热乎呢,现在倒好,提心吊胆地过了半夜,还让莫师傅也连带着受累。唉,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呀!”此话一说,众人都笑了起来……  点翠是中国一项传统的金银首饰美化工艺。制作时,要先将贵金属制成不同图案的底托,再将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巧妙地粘贴上去,成品光彩夺目,绮丽非凡。然而,有位一心想靠点翠重振家族荣光的手艺人,却在掌握“秘诀”后,亲手毁掉了苦苦求得的点翠钗…… 吕师傅是在博物馆修复金银首饰的匠人,有着惊人的好手艺。据说,他家出过一个给皇后娘娘制作点翠凤冠的先祖,先祖一生无子无徒,只来得及选出一盒首饰,总结一本手记,将这两样东西留给后人。可惜,手记的内容虽然详尽,却唯独漏掉了先祖的成名绝技“点翠”,这项满含荣光的技艺,竟成了家中不可言说的禁忌。后来,老吕家子孙纷纷另谋出路,手记传到了吕师傅手中,首饰则在他的堂弟那里。堂弟笨手笨脚,早就改行经商去了,吕师傅却好似娘胎里带着手艺,甚至能复原一些失传的技法。他知道自己是难得的天才,便动了学做点翠、重振家族荣耀的念头。他先以鹅毛代替翠羽,又以上好丝绸替之,却总觉得缺少几分流光溢彩的活气,做不出心中所想的感觉。吕师傅难得在手艺上栽跟头,一口气闷在心里吐不出来,魔怔了似的,不停向长辈打听点翠的秘密。有位一百多岁的太婆婆听他提起这个,脸色大变:“你爸怎么由着你犯糊涂!先祖是给娘娘做了凤冠不假,可他不知出了什么岔子,竟被打了一顿板子。从那以后,他一直病着,没过两年就死了,咽气之前还把做过的点翠饰品全烧了,不许家人再学。”“竟有这样的事?我爸真没说过。”吕师傅目瞪口呆,“难道是……”“你活腻了不成?”太婆婆沉下脸来,“我说了,这东西不吉利,哪怕提一嘴都得遭殃!你小叔当年不到三十岁就没了,那时候你还不记事儿。他临走前发着高烧,手里抓了支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点翠钗子,非说那是先祖做的,嘴里一直念叨着胡话,什么凤冠,什么姑娘的……你还敢问!”吕师傅只觉天旋地转,浑身被冷汗浸湿,不知道怎么走回的家,没过几天,便听说了太婆婆去世的消息。他心里“咯噔”一声,可这短暂的不安,很快就被复原家族秘技的渴望吞没了。他隐隐听说过,当初有些点翠匠人迷信“活鸟取羽”的手法,手段残忍,可那又怎样?他才不信,区区禽鸟,竟真能有取人性命的本事! 这天,吕师傅心事重重地坐在家里,多年未见的堂弟突然上门拜访。堂弟正是那位小叔的儿子,自幼便与吕师傅亲近,如今衣锦还乡,特意给他带来个精致的盒子:“哥,这个给你,这些年辛苦你照顾我妈。”吕师傅一激灵,死死盯着盒子:“这、这是那位……留下来的那个?”堂弟点点头:“就是那个,快拿着吧。我妈说,我爸生前天天抱着这东西不撒手,她看见这个就难受。反正我不干这行了,也不缺钱,还不如送给你呢。”吕师傅想起太婆婆的话,双手忍不住颤抖,等堂弟离开,他郑重地打开盒子,在灯下一件一件地仔细观看,发现里头竟然真的藏了一支极美的点翠钗,他忍不住眼泪涟涟……自从得了这点翠钗,吕师傅还真琢磨出了一点眉目。他费了好大力气买了一批成色极佳的翠鸟毛,折好金丝架,浸润液胶,排好细羽,而后屏气凝神,捏镊夹羽……然而,每当羽毛贴近底托,吕师傅的手就抖得不行,眼前还时犯模糊。更诡异的是,自从真动了点翠手艺,他每晚都能梦见一个蓝衣女子头戴凤冠,背对着自己唱歌。她的凤冠辉煌灿烂,歌声却哀怨非常。他想凑近看仔细些,却一次又一次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惊醒??没过几天,堂弟来找吕师傅喝酒,一进门就大惊失色,尖叫出声:“我的哥呀,你、你怎么瘦成这样了?看过大夫没?”吕师傅一愣,说自己研习技艺太过劳累,每晚都能梦到一顶如此如此的凤冠,睡都睡不好。堂弟笑道:“早说啊,那凤冠我见过!听你这形容,不就是故宫珍宝馆的那个吗?没想到你这个业内人士,消息还不如我灵通!那东西确实漂亮,就是怪瘆人的,我没看两眼就走了。既然你为了点翠神魂颠倒的,不如亲自去看看呗,路费我给你出了!”听堂弟这么说,吕师傅兴奋异常:“看来我跟它还真是有缘,我这就去!”踏进故宫,吕师傅便直奔珍宝馆而去。他没看地图,也没寻人问路,竟自己找对了地方。此处金银珠宝,琳琅满目,忽然,一抹冷艳的蓝闯入了他的眼中。是它,和梦里的一模一样!凤冠精美绝伦,他看得热血沸腾:这一定是祖上的手艺,我、我为何不能……瞬间,吕师傅眼前有蓝光闪过,清醒过来时,他面前多出了一个人。那人低头在窗前忙活着,看不清相貌,身上竟穿着古人的衣裳。吕师傅好奇,悄悄走到那人身后,只见他手拿鎏金云片,用镊子夹着一小片精修过的翠羽朝底座粘去。是点翠!吕师傅屏住呼吸,仔细研究那人的手法,发现自己做得并无差错。吕师傅正想开口询问,却见那人一伸手,旁边一个太监打扮的宫人立刻走上前来,递上一只毛色鲜亮的活翠鸟。那人接过翠鸟,细细端详一番,突然瞅准一根光彩流转的羽毛,生生拔了下来,修成了凤冠最为耀眼的“点睛之笔”!说来也怪,那翠鸟不过失了一根羽毛,叫声竟凄厉异常,很快便奄奄一息了。那人打开紧挨桌脚的大竹筐,将鸟扔了进去。吕师傅伸长脖子瞅了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止不住地打寒噤:筐里竟装满了活翠鸟!准确地说,是失去了那根美丽的“致命”羽毛、等待死亡的翠鸟!这场景太过骇人,吕师傅想跑,却根本动弹不得。只见眼前那人背对自己站了起来,仰天大笑:“可算完工了,娘娘戴上它必定光彩照人,我吕家也会因我而荣耀喽!”说完,他竟喷出一口鲜血,血液溅在凤冠顶部,那翠色顿时污了一片。瞬间,天地寂静,唯有梦中那哀怨歌声缓缓响起。婀娜的蓝衣女子轻声唱着,背影飘忽,缓缓靠近。是她!她也来了!吕师傅瞪大眼睛,女子突然回头看向这边——那不是一张美人的脸,而是翠鸟之面!她幽幽开口:“我会永远跟着你的。今生今世,来生来世。”吕师傅想叫,奈何张不开嘴,倒是那吐血之人惊叫出声,恐惧地站了起来,抱着脑袋四处打转。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吕师傅看清了他的脸,竟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那就是先祖?自家的祖传绝技,竟会用到“活鸟取羽”中最为残酷的那种?吕师傅只觉得天崩地裂,一晃神,他们全都不见了,凤冠依然静置于眼前,散发着冷冷的光芒。吕师傅双膝一软,跪倒在凤冠前,连磕好几个响头,这才含泪离去。回到家,吕师傅毁掉了那支钗,再也不提点翠的事。他开始吃斋念佛,据说救下了不少翠鸟,还得罪了很多点翠匠人。那些人骂他,他就如唐僧念经般念叨……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梦到那位蓝衣姑娘。这天,蓝衣姑娘久违地来到他梦里,她没有转过脸来,而是化作百只翠鸟,倏地飞走了。没过多久,吕师傅安详离世,手边放着两件传家宝和一张字条,上书:莫学点翠!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漫画,说了一个关于“逃避”的故事,让我感慨万千。月月的父亲是个很传统的人,总是有很多“讲究”,这“晦气”那“不吉利”的。最严重的一次是月月12岁那年,奶奶去世了,父亲却不愿出席葬礼:“这周末我的新店要开张了,参加葬礼的话,撞喜很晦气的!”月月的母亲对他忍无可忍,和他离了婚,带走了女儿。时光飞逝,一转眼月月结婚怀孕了,多年不联系的父亲得知后,主动来照顾她。父亲还是老样子,月月不与他多计较,日子倒也过得挺舒心。很快,清明节就要到了,月月问父亲要不要一起去给爷爷奶奶扫墓,他一口回绝:“孕妇不能去扫墓,会冲撞孩子的!多晦气啊!”月月不服气了:“你一口一个晦气,有这么说自己爸妈的吗?”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晚上,父亲喝得醉醺醺的,一见到月月,就扑上来嚷道:“二哥啊,我女儿欺负我!”看来是醉得不轻,认错人了。父亲拉住月月,说起了不去扫墓的事:“二哥……你还记得大牛吗?小时候我和他玩得可好了,有一天他却突然转学走了……”过了很久,父亲才知道大牛其实是淹死了,班主任怕同学们接受不了,才说他转学了。月月沉默了,只听父亲絮絮叨叨地说:“其实开店撞喜也好,怀孕晦气也好,都是借口。我只是……太害怕面对爸妈的死亡了。我想,是不是只要我一直逃避,他们就和大牛一样,只是‘转学’了?”月月不禁湿了眼眶,父亲又喃喃道:“可我……却因此失去了老婆和月月。是我……是我对不住家人!我的确该去扫墓了!”适当的期许是美好的,但若是把人生都寄托在“祥”与“不祥”的界定中,那么,你会错过很多风景……  [投稿须知]《故事会》杂志目录更 多 网络故事更 多 学霸是这样炼成的:写日记是训练作文的最好方法作者:  我当班主任时,有学生的妈妈来告自己女儿的状。她非常气愤地对我说:“我白养她了,养到她初三,竟然骂我不要脸,诅咒我不得好死,哪有这样没良心的女儿?”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趣味性(吸引读者阅读的基础)+可借鉴性(学生落笔的开端)。在精选中外作家的优秀作品时,始终围绕文学性、趣味性的标准考量,力求激发学生兴趣,使学生在轻松阅读中丰富知识、提升写作水平。  由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编选的中国微型小说精选《永远的门》近日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共收录52篇微型小说作品  写作就跟放羊一样,你得跟羊处理好关系,想办法熟悉它,彼此建立感情,要彼此信任,要成为它的朋友。这样,无论它跑多远,都会回到你身边的。  2020年广东的小小说创作成绩斐然、亮点纷呈。自2016年7月广东小小说学会成立以来,就组织起了一支有300多人的骨干  阳刚露脸,红口镇街道上,黑压压的人群你推我搡。这条人字形街道,是镇上的商业重地,靠河边一条街是卖杂货的,靠马路一条街全部是小店铺。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