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恐怖故事 > 惊悚故事 » 正文

为什么良多人热衷于惊悚故事?

近日,美国著名歌手凯蒂·佩里一首名叫《黑马》的新歌很火,其中有句歌词:“她会吃掉你的心,就像杰弗里·达默那样。”达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名连环杀手,以吃掉受害者著称,1994年死于监狱。20年过去了,为什么达默依然存活于当代文化中?那些黑暗故事究竟有何吸引力?为什么有些杀手成为“名人”,另一些却被遗忘?  连环杀手和家庭暴力,哪个更危险?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显示,连环杀手制造的谋杀案从未超过当年谋杀案总量的1%,而2012年,因家暴导致的命案却占总量的12.5%。然而,家暴命案很少引起公众关注,连环杀手的故事却能长久流传,甚至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美国犯罪学家司考特·伯恩博士在其新书《我们为什么热爱连环杀手》中尝试解开上述之谜。他说:“我的问题是:我们能从杀手身上得到怎样的启示?我们对自己又有多少认知?人们热衷于了解黑暗一面,而黑暗是人生的一部分。”  探寻连环杀手的内心世界对不少人而言具有强烈诱惑。在美国国家犯罪与惩戒博物馆,59岁的游客乔安娜·马弗尔描述了他们一家人对犯罪案件的浓厚兴趣:她的祖父是犯罪类杂志的忠实读者;她的父亲声称曾在芝加哥见过黑帮教父阿尔·卡彭;而她本人则热衷于探究杀手的童年对其一生的影响。  “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对杀手何以变成杀手更感兴趣,而不是他们做了什么。”马弗尔说。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连环杀手警示信号:尿床、虐待动物和纵火。这源自1963年一个名叫约翰·M·麦克唐纳的精神病学家基于100名有暴力行为病人的研究,又称“麦克唐纳三要素”。但后来的研究驳斥了这一说法,认为麦克唐纳的研究设计不够合理,且样本太少,上述童年表现不足以预示长大后会有暴力行为。  目前,尚无一个简单办法来确定一个人是如何成长为连环杀手的。联邦调查局的报告指出,有很多因素影响到人的行为,就像你无法枚举一个人决定结婚的所有理由,也不可能穷尽一个人变成杀手的所有原因。  拉德福德大学连环杀手数据库显示,美国自1900年以来共出现过2600多名连环杀手,居全球首位;英国次之,有142名。美国布法罗大学研究连环杀手和犯罪文化的教授戴维·施密德说,因为美国连环杀手的数量远远高于其他国家,所以每当提及连环杀手,人们往往不由自主认定他是美国人。  美国之所以多产连环杀手,与其高暴力犯罪率休戚相关。其中一些杀手作案手段残忍离奇,很容易“吸睛”,从而一举成名。试想,当每天的新闻充斥着枪击事件报道,如果再发生一桩新案件,受害人依然为枪所伤,人们的反应势必趋于麻木;而如果杀手是持刀捅人,对受害人实施折磨、,甚至吃掉受害人,那一定会“脱颖而出”,成为公众话题。  美国国家犯罪和惩戒博物馆经理蕾切尔·彭曼说:“我对暴力已经‘免疫’,但如果有人持刀行刺,我的身心都会感觉受到惊吓。这是不同的感受。两者虽是同种性质的犯罪,但实际感觉不一样。”  施密德教授也说:“我们已经基本丧失被惊吓的能力,现在需要非常非常极端的犯罪才能让我们恢复那个能力。”  而出名的连环杀手恰恰因极端而出名。有的因为作案手段凶残,比如,著名的杀人狂魔丹尼斯·雷德自称“BTK”杀手,意即“绑、虐、杀”;有的因其疯狂程度,比如“十二宫杀手”每次作案后,都会向媒体寄一封信,留下密码和线索,向警方挑衅。这些耸人听闻的细节深深吸引着公众,而对答案的渴望又能让热度持续。  除对公众生理和心理产生强烈外,连环杀手的故事还能极大调动人们的想象力,因为他们拥有畅销小说的基本元素:危险、神秘、英雄、恶棍、因果报应。  “有时你很难在现实和虚构之间迅速画出一条实实在在的界线,”施密德说,“犯罪真人秀常常使用小说技巧来凸显戏剧效果,而小说常常基于真实事件以增强现实感。”  这就是为什么对阅读连环杀手报道或观看电影《沉默的羔羊》,公众可能感觉并无多大区别。“他们同样耸人听闻,同样娱乐百姓。”伯恩在其书中写道。  事实上,小说和现实确实彼此交融:《沉默的羔羊》中收集人皮的角色布法罗·比尔,其原型部分基于真实杀手埃德·盖因,他喜欢收集女人的肢体;杰弗里·达默无数次被拿来和食人的汉尼拔·莱克特做比较,尤其是在《沉默的羔羊》公映之后。  甚至连新闻报道也出现以故事手法描述连环杀手的倾向。伯恩阅读了1995年至2013年间《》和《时代》周刊所有提及连环杀手的报道,发现35%的文章用到“恶魔”、“怪物”、“邪恶”等词汇。  当连环杀手逍遥法外时,为回应公众对真相的渴望,媒体和执法部门往往依据固有的道德指引说:“恶魔已经来到我们的城市,但不用担心,我们会战胜恶魔。”这种善恶对决、猫捉老鼠的故事架构大大简化了真实的案情,淡化了杀手背后的复杂动因。结果是,所有细节具化成一个拥有超人能力的连环杀手,并最终成为畅销小说的主人公。  公众对连环杀手的着迷有时显得颇为无情,尤其是面对真实案件的时候。但研究表明,人们热衷于惊悚故事可能出于各种原因。  1995年一项针对青少年观看恐怖电影的调查显示,那些所谓的“嗜血观影者”,即承认喜欢血腥画面的人,表现出不够有同情心、追求冒险的强烈需求;那些所谓的“惊悚观影者”,即为了感受惊吓而看电影的人,则表现出既渴望冒险,又有高度的同情心。前者对杀手而非受害者存有一定认同感,后者则既不认同杀手,也不认同受害者,他们只是因为和神秘感而被电影剧情所吸引。  伯恩说,唯有当真实的连环杀手来敲门时,你才会有真实的恐惧感,在此之前,“一切都只是娱乐”。  施密德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人们为何对连环杀手津津乐道:他们对罪犯怀有一种复杂心理,既恐惧又羡慕,因为罪犯们仿佛生活在另一个“自由”世界里,不受法律和社会规范的约束。“并非我们希望到处杀人,只是好奇,如果我们随心所欲,生活将会怎样?”施密德说。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  在100多年前,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宇宙是永恒不变的,即宇宙既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不管宇宙内的天体怎么运动,宇宙始终保持永恒不变,以此建立的宇宙模型也被称之为静态宇宙模型。  海星的进食方式很奇怪——当遇到贻贝或牡蛎等美味时,它们会把胃从嘴里吐出,在体外消化选定的猎物。之前的研究表明,一种类似人类“恋爱荷尔蒙”——催产素的分子诱发了这种行为。  1961年4月12日,苏联发射运载火箭把当时27岁的尤里.加加林送上了太空,证明了用火箭进行载人航天是可行的。  在喀什,对吃怀有追求的本地人,用丰富而复杂的香料、考究的做法对待羊肉。  人类到底是从哪天开始驯养灰狼,具体时间的确不好追溯了,科学家们预估:我们的祖先大概是从40000年到15000年前开始驯化灰狼。  8月30日,“祝融号”在火星上已经整整行驶了100天,在这100天中,“祝融号”行驶了10米,6台设备获取了10GB的科学数据,可谓是硕果累累,火星车状态良好、能源充足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宇宙中会有物质,而不是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会有你、有我,又有她?这个问题是当今宇宙学,乃至整个物理学最大的一个难题。  在古代落后的生产力水平下,集中起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往往意味着“七拼八凑”,意味着指挥混乱、调度困难。昆阳之战中,刘秀率三千敢死队冲击敌阵,击溃了一万余新莽的中军部队  近日,天文学家探测到了一个神秘的无线电信号源,它位于我们的银河系中心附近。那么,这个神秘的信号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呢?会不会是我们一直苦苦搜寻的外星文明信号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赫是表示物体运动速度的物理量,但它是一个相对数值。它是由物体的飞行速度除以声速得到的数值,因此说1马赫可以代表声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