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本年已有494家A股公司的董秘离任 董秘去职背后的故事

有人“功成身退”,有人“另觅他途”,有人“回家孝敬父母”……今年以来,已有494家A股公司的董秘离任——董秘离职背后的故事。  有人“功成身退”,有人“另觅他途”,有人“回家孝敬父母”……上证报资讯统计显示,截至8月11日,今年以来已有494家A股公司披露董秘(剔除代董秘)离任公告,比去年同期417家增长近两成,相当于平均每天就有2名董秘离任。  作为上市公司合规运作关键岗位上的董秘一职,离任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记者进行了一番梳理。  上证报资讯数据显示,今年新上市的公司中,有30家公司董秘陆续离任。其中,金冠电气、泰福泵业等公司更是在上市未“满月”之际,董秘便匆匆离任;而海天股份更是上市不足半年,就有两任董秘相继离职。  在助力公司成功上市之后24天,的梁永兵便选择“功成身退”,成为最快“闪辞”的董秘。  6月1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梁永兵的辞职报告。梁永兵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务,将继续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与此同时,公司已经准备了董秘的“接棒者”,于今年4月入职的薛康,被聘为公司副总经理、董秘。  8月10日,上市不满百日的财达证券公告称,副董事长、总经理张明自2008年以来一直兼任董秘职务,现公司已在上交所上市,为更加专注于履行总经理职责,申请辞去董秘职务。  此外,董秘在公司上市后选择“功成身退”的,还有四方新材、南网能源、江天化学等多家新股公司。  业内人士分析称,公司在IPO上市之前,如果董秘离任,对公司而言风险较大,而上市后伴随着公司成为公众公司,核心管理层的工作事务也会增加,若董秘还身兼其他职务,将面临更大挑战。所以,为了保障公司治理更加完善、重要岗位权责更加明晰,上市公司往往会物色合适的专业人才分担相关职务。  记者梳理发现,有多家公司董秘在离任之际,已经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个别离任董秘的持股市值过亿元,实现“财富自由”。  传智教育5月5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曲晓燕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曲晓燕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职务。曲晓燕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任何职务。  截至本公告日,曲晓燕直接持有公司股票约6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5%,间接持有公司股票约3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5%,其配偶或其他关联人未持有公司股份。以曲晓燕离职时的市价计算,其持股的市值约合1.89亿元。  今年8月11日,在可靠股份上市即将满两个月之际,公司收到副总经理、董秘李海峰的书面辞职报告。李海峰因个人职业规划调整原因申请辞去上述职务,离职后李海峰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离任之际,李海峰间接持有44.53万股,按其离任时的市价计算,其持股市值约合1219.15万元。  “持股离职”的,还有英力股份的徐怀宝。6月1日披露,徐怀宝因个人原因辞去董秘职务。资料显示,徐怀宝此前通过舒城誉之股权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有34.13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26%。以公告当日英力股份的收盘价计算,该部分股票的市值约为927.08万元。  徐怀宝更像是一位“职业”董秘。资料显示,徐怀宝于2011年6月起担任常青股份董秘一职,2017年3月24日上市,3个月后徐怀宝因个人原因辞职,只不过彼时徐怀宝尚未持有的股份。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离任的董秘中不乏伴随公司一路摸爬滚打近20年的“老将”。比如,3月份离职的曙光股份董秘那涛,任职长达18年;7月份离职的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任职达12年;8月离职的惠而浦董秘方斌,任职亦有18年——他们都是辅佐公司成功上市的功勋董秘。  就离职原因来看,那涛、张经仪、方斌“官宣”的辞职理由均为“个人原因”,字面背后暗藏怎样的“离愁别绪”,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为清楚。  那涛的离职,或与公司“内控不力”相关。2018年9月,华泰汽车集团入主。2020年7月,辽宁证监局在对曙光股份进行检查时发现,公司在华泰汽车集团入主后,违规将公章与财务章交给华泰集团委派的人员,使得公司的公章和财务章被置放于公司之外第三方。同年12月,辽宁证监局向曙光股份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今年3月10日,曙光股份披露《整改报告》显示,公司的公章仍尚未拿回。3月15日,那涛因个人原因辞去董秘职务。那涛离职后5个月间,两任董秘匆匆辞职。目前,公司董秘由董事长胡永恒代行。一周前,曙光股份又因未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收到辽宁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各有各的追求,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在辞去董秘后,方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今年5月,格兰仕家电斥资20.5亿元入主,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8月3日,方斌因个人原因辞去董秘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职务。  记者还注意到,ST公司、内控存在缺陷的问题公司,成为董秘离职频发地,包括皖通科技、司尔特、*ST环球、博雅生物等25家公司,相继出现董秘“闪辞”的情形。其中,更是在今年以来有3位董秘离任。  稍早前,完成上市公司治理专项行动第一阶段工作——上市公司自查任务。在该次专项行动第一步自查结果中,罕见地点出“董秘履职保障缺乏”的问题。  上证报资讯统计显示,今年以来离任的董秘中,有36人曾存在过违规行为,并被监管部门处分。  董秘是上市公司对外信息披露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梳理公告显示,董秘的违规行为主要是因为未能勤勉尽责,集中体现在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等。  以容百科技为例,2021年5月27日,相关人员在东吴证券举行的“2021中期策略会”相关投资者交流活动上,透露了公司有关产能建设、实际投产及产量等重大信息,并作出了公司主要业务的未来业绩超预期等预测。  此后,公司股价迅速异动。6月11日,上交所对时任董事长暨实控人白厚善、时任董秘张媛予以通报批评。上交所指出,张媛作为容百科技董事会秘书,参与了上述相关投资者交流活动,应当对公司信息披露的公平性负责。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6月30日,张媛辞任公司董秘、财务负责人职务。  4月21日,*ST中迪披露,董秘何帆“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被北京证监局出具警示函,6月2日何帆因个人原因辞职;5月18日,*ST易见披露,董秘薛鹏因“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被上交所公开谴责,6月4日,薛鹏因个人原因辞职。  离任不能“离责”。多位董秘尽管已经辞职,但仍被监管部门“追责”。比如,ST瀚叶前董秘王旭光,虽已在2021年2月1日离任,但依然因“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在3月26日收到浙江证监局“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统计数据还显示,2019年1月24日至2021年6月22日,王旭光曾因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等原因,5次受到监管处罚。  无独有偶。今年1月21日,陈海燕因工作原因辞去董秘职务。一个月后,公司于2月23日披露《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因“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对时任董秘陈海燕“公开谴责”。此后,6月11日,又收到宁夏证监局责令改正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书,因“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时任董秘陈海燕被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并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