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中国经典史书故事大全

中国经典历史故事大全 关于中国经典历史故事 大家了解过多少呢?可能大家都不是很 了解。下面就是小编分享的 中国经典历史故事大全,一起来看一下 吧。 中国经典历史故事一 李清照到了杭州以后,由于她花钱花惯了,从山东诸城临走的 时候,驴驮担挑地带了些玉石古玩、书画、文房四宝什么的,没有几 年也就折腾光了。 过去妇道人家一不能做官,二不能改嫁。李清照又识字显文, 本来她若开个小茶馆啦,或给人家洗洗浆浆啦,又没有孩子,说实在 的一个人的口是好糊的。你可知道她是一位四品夫人呀,她的丈夫赵 明诚是个知府呀!不说她不下架子,就是能把架子放下,叫人家知道 四品夫人当了 “茶铺西施”,赵明诚的脸往哪里放呀! 人都是两肩膀挑粉一个脑袋,每天总得把那个嘴填满才能过一 天日子。李清照也不是神仙,肚子常常咕咯咕噜地叫。 文人实在没咒儿念了,还有一条出路,就是卖字、卖画儿。李 清照的文才好,诗、词、文章写得都好,平日知道的都叫她“女状元”, 可听说她的字写的不大好,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看来倒也俊秀,就 是没大有力气,好象来阵风就刮跑了。再说,这个买卖也不能做,要 卖就得卖名,一署名,人家都知道了。她又是大宫儿的夫人,金兵打 过来还不先拿她开刀?画画儿吧,她的工夫不深,人是没有件件学问 都精通的。 从济南一块儿来的倒有几个朋友,可都是坐吃山空,要去借吧, 那么人家吃什么呢?又于心不忍。她晚上愁得困不着觉,她想啊想, 就见她自个儿忽然哈哈大笑,把手一拍说:“有了,天无绝人之路 啊!” 你道怎么回来?她是念过 四书五经的人,当然是念过“易经” 的,懂得阴阳五行,会占卦。会这个本事的,老百姓都把他当圣人、 活神仙看待,从没有笑话的。 当天晚上喜得她不能睡眠了,就拿起笔来有意地写了四个梅花 篆子:“安易卦馆”。临时使块黑布缝了个道帽,把头发盘到头顶上, 穿上一件青褂子,虽说四十来岁了,看来真象个仙风道骨的女道士。 她把她平日看书的小方桌,往小房正中一搁,坐东朝西,又做 上了一个白桌围,幸起笔来画上了一个八卦图。她又一端详,觉得这 么块大白布画上这个小圈圈儿,不大好看,又在四个角上按她自己的 意思, 标上了八八六十四卦的大略变化。等她画完天也就明了,就洗 洗脸,嗽嗽口,吃了一张小饼饼儿。门一开,往座位上一坐,正好脸 朝门口儿,门口临街,过往行人要占占卦,倒是很方便的。 俗话说:人要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从早到晚这个卦馆没 开张,眼看就要日落西山,李清照坐了一天,腰也痛、腿也酸、眼也 花,正要起身关门,就见身影儿一闪,一个俊俏的姑娘。 这姑娘头插玉簪,身穿粉纱,站在门口儿。李清照一愣,仔细 地看粉那姑娘的一举一动,就见那姑娘朝东南望了望,恨得她瞪瞪眼。 又向西北望了望,酸得她泪汪汪,又望望天,看看地,满脸挂粉愁云。 李清照眼尖,她看得一清二楚,心里猜个八九不离十了。正在 琢磨,那姑娘进门来,李清照欠了欠身,让姑娘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李清照开口就说:“姑娘如今十八岁。”姑娘一惊,心想:她 怎么知道我十八岁?莫不是真碰到女神仙啦!就轻轻点点头。 你知道是为何?其实算卦并不灵,懂“易经”的不过是推理, 不懂的就胡诌八扯,主要是靠察颜观色。 这里有句俗话:“穷家祸日十五六,富家闺女十七八。”穷人 养不起大闺女,就得早出嫁——在十五六岁儿。富家不在乎一张口, 就多住两年——在十七八岁儿。李清照看这闺女的穿戴,知道她虽不 是豪富之家,可也是吃不愁穿不愁的茬儿,所以才这么说。 可万一姑娘是十七岁,怎么办?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 虚岁呀!”若姑娘是十九岁,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实岁呀!” 所以这么一蒙就蒙准了。 李清照见姑娘一点头,知道是说对了。开口又是一句:“为婚 姻事。不如意的亲家在东南!” 姑娘大惊:“真是神仙哪!” 李清照接着又说:“真心的人儿在西北!” 姑娘一听,张大了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清照一看,嘴里就嘀咕起来:“金克木,水克火,爹娘又没 法儿。哎呀姑娘,你有克没生呀,你有大灾临头!”姑娘一听,“咕 咚”一声就跪下了。 其实,李清照说的金克木,水克火,这都是占卦的家常呱儿, 锥子钻木头当然能钻进去,起了火用水救,这是常理,都是阴阳五行 的口头禅啊! 李清照一看姑娘跪在眼前,心想:占卦为糊口,悉心察看,凡 有难事求我,给指条明路,没有大本事的也可给人开开心,倒是一桩 好事!就说:“姑娘,不要着急,还有个天乙贵人扶你哪。”姑娘急 说:“在哪?我去求求。”李清照说:“如不嫌弃,我可以指条明路, 可你要对我说实话。” 姑娘一听,眼泪汪汪:“从小爹娘把我许配赵家,亲上加亲, 从小同盖一床被,同骑一匹马,哥哥大了就回到西北赵各。半月 前,东南钱家铺的钱老官儿扩仗着有钱有势,逼我和他那又疤又麻的 儿子成婚,爹娘叫人家逼的没法,收了采礼。请大娘活佛爷指我明路 一条!” 姑娘才要磕头,李清照伸手把她拉了起来,拿起笔在她手心写 了个“逃”字,姑娘不解,瞪眼看她。李清照知道闺女的心,又说:“逃 字就是一走准有好兆头儿,这叫走一走,万事休。” “往哪走?” “西 北呀!” 这下子把姑娘点醒了,就见她连磕三个头,站起来从腰里掏出 几钱银子,放在李清照的卦桌上。李清照一看,笑嘻嘻站起来,把银 子放在姑娘的手心说:“你拿着做盘缠,趁夜快走!” 这一下可来事儿了。过了三天,一男一女手拉手,笑嘻嘻地跑 到李清照的卦馆,“噗通”一声双双跪下,开口就是“活菩萨”。李 清照一看不觉笑了,原来还是那个占卦姑娘,领来一个小伙子,双双 跪着说:“俺是来投奔你的,还有二老爹娘。”李清照一听忙问:“两 位老人在哪?”说着,两位老人也进门来了,又“噗通”一个,“噗 通”一个,都跪下了。 这可难坏了李清照,一下子又添了四口,这可怎么办呵? 李清照很为难,姑娘她爹看出来了:“不用愁,这几天折腾了 家底儿,手头还有几十两银子,我从小干过水食买卖,再拿起老行当, 将就过了这一辈子吧!”又指指女儿:“菊英是个女孩儿家,就算是 你的闺女,也好伺候你这个救命恩人。” 李清照一看这个情景,也觉满心欢喜,就又写了,块梅花篆字 的牌子挂到门口,上面也有意地写着:“安易饭铺”,这个饭铺就由 两个老人和菊英的丈夫照管。后来,听说买卖做得也怪不错,饭铺的 小后院里又盖了间小耳房,是李清照教菊英念书的场儿。往后,吃穿 也就不用愁了。 听说又过了几年,李清照临死以前,菊英真舍不得她,让她留 下几句教育自己的话,李清照只说了五个字:“救人如救己”。 中国经典历史故事二 明朝时,县令吴大人是个十足的贪官。但吴大人处事小心谨慎, 从未被人抓住把柄,所以在官场上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这天,吴大人的“生意”又来了。县里的主干堤被大雨冲毁, 直接影响到农田水利与百姓安居,必须重建一座“堵龙坝”。吴大人 将此事上报朝廷后,拨付的银钱很快便到位了。 吴大人盘算了一下,用于兴修的银钱只多不少。构造图出来后, 吴大人却未惊动当地百姓,而是高悬榜文,欲将此工程承包给有实力 的工匠。榜文三天未揭,本县的工匠都望而却步,他们心知肚明,吴 大人此招高明,既能做得利渔翁,又能落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 终于有人揭榜了,揭榜之人是外地的工头。这工头信誓旦旦, 依榜文条件,如期保质完工。不仅如此,此人还登门拜访吴大人。见 过吴大人后,工头自称姓胡,是特地来感谢吴大人,略表心意的。 吴大人宽心地一笑,这人真懂事,省去了很多口舌麻烦。吴大 人说:”这‘堵龙坝’可是个大活儿,胡师傅可得好好把握啊。” 这话里有话,胡工头岂能听不出其中的内涵,说:“小人仔细 盘算过了,贵县开出的价码赚头不大,若是在稳固方面能放开尺度, 则另当别论。”吴大人脸一沉:“本县令一向不以乌纱作为赌注!” 胡工头一笑:“那事情明朗了,就这个数。”说罢,他扬起巴 掌张开五指晃了晃。这是本地及周边通用的暗语,手心对人,代表黄 金,手背对人,代表白银。胡工头的孝敬,指的是五根金条。 吴大人摇了摇头,胡工头立即缩回手指,吴大人见状,犹豫再 三后,只好点了点头。接着,胡工头往怀里一掏,将五根金条恭敬地 递了上去。谁知,吴大人摆手道:“别来这套,本官消受不了。”吴 大人一边说,一边抖了抖袖子。 胡工头愕然,看到吴大人抖袖子那个小动作后才恍然大悟,看 来传言不虚,吴大人的确小心谨慎。想到此,他将捏着金条的手缩回 袖子,朝吴大人伸了过去,这行话叫“拢袖”,此等“外财”是见不 得光的,在袖子里完成“交易”,天知地知两人知,免得夜长梦多。 事已办妥,皆大欢喜,就在胡工头起身告辞的时候,吴大人突 然说:“胡师傅,本官与你坦诚相见,你却留了一手,很不地道啊!” 胡工头坦然道:“吴大人言重了,胡某办事一向光明磊落,毫无保留, 您多心了。” 只听吴大人冷哼了一声,对胡工头说:“若真是这样才好,夜 深了,外头黑灯瞎火,胡师傅初来乍到,还是由本官亲自护送胡师傅 返程吧。”胡工头连忙推辞,吴大人却执意挑着灯笼陪行。 两人前脚刚走,吴大人府上的家丁后脚便出了门,他们穿着夜 行服,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原来在两人“交易”时,吴大人无意中一抬头,发觉屋顶上竟 有一道缝隙。不用说,当时吴大人家的屋顶上,正趴着一个人,于是, 他暗中向家丁做了吩咐。 吴大人判断得没错,家丁们一路追赶,果然追到了一个精瘦的 汉子。将那汉子团团围住后,家丁们恶声道:“把怀里的东西交出 来!” 那汉子心里有鬼,欲先发制人,无奈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 被家丁们打趴在地。几个人从他怀里搜出了一个长长的纸筒。 等家丁们赶回吴府,吴大人已等候多时了。退下家丁后,吴大 人打开那个纸筒,不由得张大了嘴。没想到胡工头请来捉画的丹青高 手境界已炉火纯青,将两人交易的场景描绘得活灵活现,甚至能捕捉 到吴大人面部的细节。稍有经验的画师便可鉴定出,此画是现场绘制, 绝非凭空臆想,完全可作呈堂证供。 将画付之一炬后,吴大人安心多了,再与胡工头谋面时,他对 此事绝口不提,只是冷笑。不料,胡工头却不以为意,表情自若。吴 大人不免狐疑起来,胡工头手里失了王牌,居然还能坦然应对,于情 于理都说不通。见胡工头似乎胸有成竹,吴大人抽了一口凉气。 晚上,吴大人关门闭户,仔细查验起金条。这一查却发现,胡 工头竟在金条上也动了手脚,刻着“永清胡”三个小字。有刻着“永 清胡”记号的金条,再加以胡工头指证,岂容吴大人抵赖? 没过两天,吴大人揣着一肚子还未消退的闷气,约见了胡工头: “胡师傅的手段果然高明,不过我有句话要提醒你,你的那点花花肠 子,早就被本官参透,还是那句话,做人要坦诚相见!”胡工头矢口 否认,吴大人却吩咐道:“熔金炉……”说罢,拂袖而去。 吴大人话音一落,胡工头便心知肚明,他那些留下铁证的金条, 全被吴大人扔进火炉做了加工。 当晚,胡工头辗转反侧无法安睡,没捏住吴大人的把柄,叫他 寝食难安。若此工程出了岔子,吴大人完全可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自那以后,胡工头对吴大人恭敬有加,经常出入吴府,二人关 系渐渐融洽,胡工头还成了吴府的座上宾。终于,堵龙坝修建完毕。 胡工头收工回乡后,长嘘了一口气,此事总算尘埃落定,白花花的银 子进了荷包。 叫人没想到的是,没过一年,堵龙坝就出事了。 待州府问责下来,吴大人不慌不忙地说:“这堵龙坝是承包给 工匠的,下官并未染指,只是监管不严,愿受朝廷处置。” 很快,衙差便将胡工头压到堂上。公堂之上,吴大人为自保, 将罪责都推到了胡工头身上。胡工头又气又急,豁出去了:”吴大人, 说好的坦诚相见呢,为了接这个工程,我可是奉上了不少孝敬……” 吴大人腾地站了起来说:“你血口喷人,你有何凭据?” 胡工头大笑了一声:“你不仁我便不义。”说罢,他对主审官 员说道,“大人,‘堵龙坝’一案,小人愿承担所有罪责,但小人同 时要揭发吴大人贪赃枉法,以转包为名从中渔利,口说无凭,如大人 不信的话,小人能说出吴大人藏匿赃财的地点,大可当场验证。” 直到胡工头指认后,吴大人才耷拉下脑袋,胡工头冷笑一声: “想不到吧,吴大人,自从我留的后路被你看穿后,心里惶惶不安, 在贵府往来之际,我一直留心观察赃款藏匿何处,终于被我发现,你 把银两都封在了贵府院墙之内。” 此案如实报到州府后,州府大人当即下令:“封锁一切消息, 不可对外透露一丝半点,否则以罪论处……”州府大人一身冷汗,吴 县令藏匿赃财的法子与他如出一辙,他在拼命地回想自己是否酒后失 言,不小心把这秘密泄露了出去…… [中国经典历史故事大全]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