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向天下注脚中国”的史册故事(图)

130多年前的1876年5月13日,在宁波海关已经做了11年秘书(文牍)的李圭,乘船前往美国费城参加世博会。  这是清朝政府第一次派中国官员参加国际展会,虽然仅仅派去了李圭一人,但这却是重视国家形象的开端,也开启了中国国家公关的篇章。  早在1851年英国在伦敦举办第一届世博会时,英国就向清政府发出了邀请,但清政府毫不理会。他们认为世博会是西洋人的“赛奇会”,会上展示的西方工业革命成果也是不值一提的 “奇技淫巧”。  1866年,执掌清朝海关的英国人赫德曾向清廷提交了一份题为《局外旁观论》的备忘录,着重说明了与西方外交活动的种种好处。他暗示如果他的劝告得到采纳,中国将会变强,如果不加理会,中国就要沦落到被奴役的地位。  直到1873年,在赫德的推动下,清政府接受了维也纳世博会的邀请,并全权委托赫德监督各口岸民间商人参展。这一次,由赫德领衔的清一色洋大人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出现在维也纳。赫德带去的精美瓷器吸引了大量西方人,《万国公报》称:“中国寄往各物遐迩,争观恐后,以为见所未见也。 ”维也纳为表彰中国海关的努力,制作了三种特别勋章赠与赫德,这让清政府觉得脸上有光。  到了1876年费城世博会时,清政府认识到:如果这一届参会还是清一色的外国人代表中国,实在不雅,有损大清国形象。于是长期在海关任职的李圭,得以成为中国展览团的一员。  虽然经受了两次战争失败的清政府,早在1861年就被迫承认大清国和外国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过,直到1876年,清廷才派出郭嵩焘担任英伦使节,这是中国首次以平等身份派出驻外使节。  在中国的国家公关史上,最早实践高级官员出访这种现代外交通行方式的是晚清重臣李鸿章。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近代外交第一人。  1895年,李鸿章代表清政府签署了中日《马关条约》,成为清廷的替罪羊。之后他卸下所有的职务,赋闲在家。慈禧为了安抚他,让他1896年到俄国去参加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并让他顺访欧美各国,展示中国善意,防止列强继续瓜分中国。  74岁的李鸿章携随员45人,从上海出发,开始历时190天、横跨四大洲三大洋的环球访问。在这次访问中,李鸿章表现出沟通和接轨的意愿。他尽量用西方人能明白的方式,和他们进行平等的沟通。  李鸿章在接受《》采访时说,“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你们的教育制度并将最适合我们国情的那种引入国内,这确实是我们所需要的。 ”  李鸿章巡访欧美回国之后,变化很大,过去他认为,“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超西人之上,独火器不行”,只需“师夷长技以制夷”。出访后,他认为西方也有可取之处,也值得借鉴。  李鸿章的个人努力并不能根本上改变清政府羸弱的外交形象和国际地位,但他那种与国际接轨的观念,受到欧美各国欢迎。  中国的高层再次受到国外媒体的追捧,则要往后推到1943年2月。那次访美,中国最高行政长官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几乎成为整个美国最受关注、最受欢迎的女性。  宋美龄此行的目的,是要用演讲的方式向美国上到总统下到普通老百姓讲述中国人民惨烈而不屈的抗战,以期得到美国道义和实质上的援助。 1943年2月底的一天,宋美龄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演讲取得了重大成功。她的演讲让议员们感动得落泪,她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表现让记者们倾倒。1943年3月1日出版的《时代》以她为封面人物,详细记载了这一切。  新中国成立后,通过个人努力,把国际会议变成国家形象展示的窗口,成为国家领导人外交工作的一个重点。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1955年的万隆会议上,周恩来完美展现了一个大国总理的风范。  每次队员接受媒体访问,她都要站在旁边把关,以免队员们说错线年之后,体育运动员成为展示国家形象的一个载体。  1952年芬兰赫尔辛基举办奥运会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奥委会尚未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经过努力取得参赛邀请时,已离奥运会开幕仅几个小时了。周恩来批示“要去”,并指出“正式比赛参加不上,但可以和芬兰运动员进行比赛,多做友好工作,要通过代表团的工作和运动员的精神面貌去宣传新中国”。  对运动员的这种国家形象展示的使命,现任清华跳水队教练的原国家跳水队教练于芬体会很深。从1988年开始,她就带队到国外去参加比赛。每次队员接受媒体访问,她基本都要站在旁边把关,以免队员们说错话,有损国家形象。  1971年,日本名古屋举行第31届世乒赛,这是庄则栋运动生涯的最后一战。在一次训练结束后,美国运动员科恩无意中上了中国代表团的车。这绝对算一个突发的意外事件,所有中国运动员都尴尬地沉默着。庄则栋最初也是沉默者的一员,他在做思想斗争。作为一个老运动员,他仍然记得1959年第一次出国比赛时,外交部的专门告诫――跟谁说话都不能跟美国人说话,给谁送礼都不能给美国人送礼。不过,十多年过去,很多事情改变了。 1971年,中国已经开始提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了。  十分钟后,庄则栋走向科恩,通过翻译对科恩说,美国政府对中国人民不友好,但是美国人民和运动员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然后,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最大的礼物――一件一米长的织锦――送给了科恩。  就是庄则栋的这一偶然举动,成了中美关系解冻的发端,成就了中美乒乓外交。1971年4月,美国乒乓球队应邀访华。一年之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  和运动员“走出去”一样,“请进来”也是一种国家形象的展示。最有名的一次“请进来”,当属两位国际著名的导演受邀来华拍摄纪录片。  1972年,周恩来分别邀请意大利著名导演安东尼奥尼和荷兰著名导演伊文思到中国拍摄纪录片。之所以选择这两名导演,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上算是左翼。  伊文思制作了一部长达12小时的纪录片《愚公移山》,对当时的中国人大加褒奖,这部纪录片的观众人数达到了2.5亿。因为这部片子,伊文思被认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安东尼奥尼同样把镜头对准了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制作了一部近4小时的纪录片《中国》。这名意大利人走访了北京、上海、河南红旗渠和江苏苏州等地,记录中国的农村、荒漠以及中国人的生与死,片中出现倒塌的城墙和厕所等镜头。这部纪录片在1974年被认为是 “对新中国极端仇视的心理”的“影片”。直到32年后,《中国》才第一次在中国公开放映。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