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睡前故事 » 正文

王凯把睡前故事讲成大工作大众号吸引四百万用户

说起光头王凯,许多人脑海里的第一反应还是多年前央视节目《财富故事会》里那个说书先生般的主持人。而今,在许多孩子们的眼里,这个光头叔叔是肚子里藏满故事,每天陪他们入睡的“凯叔”。  走进凯声文化传播公司,“淹没”在一群IT男、IT女中,穿着卫衣和大家挤在一起埋头工作的王凯,要是没有那标志性的光头,和时下最时髦的互联网创业者别无二致。  讲了那么多年别人的财富故事,2013年从央视离职准备自己创业的王凯,其实并没有想好如何开启自己的财富故事。  起初,有一位天使投资人邀请他去做社交网络,但因为没有想清楚,他婉言谢绝了。后来,他与一家视频网站合作推出脱口秀《凯子曰》。这档节目因为角度刁钻、观点独特、内容幽默而备受观众欢迎,有时一期节目能有上百万点击量。  因为守着一个会讲故事的爸爸,大女儿当当总是缠着王凯讲故事,有时一天得讲四五个故事。和别的爸爸不一样,王凯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特别用心,会找一些他认为更适合女儿的故事来讲。他还会特别注意女儿听故事时的反应,“我能够体会到她的呼吸,感觉到她是不是在跟着故事的节奏走,会观察哪个故事让她悲伤,哪个故事让她快乐。”女儿睡着后,王凯会顺手将一天中讲得最好的故事放在网络上分享。  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只不过顺手分享的故事,却很快吸引了许多妈妈,“她们说我的故事不像其他讲故事的节目,配着很躁的音乐,完全是一个父亲面对孩子的口吻。”  虽然没多久就有了几万名粉丝,但王凯还是把给孩子讲故事当作“玩票”。直到,“凯叔讲故事”第一次举办线年年底的一天,前一天他的二女儿小米出生了。到了现场,他发现孩子们都是带着礼物来看他的,有的小朋友一见面就冲上来抱着他的大腿不肯撒手,嘴里直喊着“凯叔!凯叔!”  当了那么多年主持人,王凯从没像那一刻那么激动,他没想到自己刚刚付出了这么一点儿就能得到如此热情的回应,“当时我心里就想,哥们儿这辈子就干这个了。”  2014年,制作了28期的《凯子曰》停播,而“凯叔讲故事”在微信平台上正式推出。至今,这个公众号已吸引400万用户。  与《凯子曰》不同,“凯叔讲故事”对王凯来说,再轻松不过,“在保持高效和品质的情况下,我一天能录15个故事。”他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再仔细一琢磨,其实这一切也并非偶然,“我发现自己前30年的储备就是为了干这个。”  和许多70后一样,王凯是听着孙敬修爷爷的故事,看着郑渊洁的《童话大王》长大的,而他从小也是学校里有名的“故事大王”。从幼儿园开始就喜欢讲故事,经常被老师叫起来给全班同学讲故事,中学时期他又学了评书、配音,大学学了播音主持专业。  王凯会非常认真地给孩子们选择故事,其中一条重要标准就是,有没有现代的价值观,“过去我们的很多儿童故事很怪,里面的人非好即坏,非富即穷,非丑即美。就连西方的童话故事也一样,只有王子和公主,王子的理想就是娶到公主,而公主的一切都是为了等到王子。”虽然爱情很伟大,但王凯希望将更为真实的世界呈现给孩子们。  “凯叔讲故事”的《西游记》系列特别受欢迎,有的孩子听了几十遍甚至上百遍。在王凯的故事里,唐僧师徒和妖魔鬼怪不再是以往非黑即白的脸谱面孔,唐僧也有自己的得失心、小九九,而妖怪们也不乏可爱的一面。为了让孩子们听起来没有障碍,他不仅要用孩子们能理解的语言,还会在写完故事之后一遍遍地改。  许多妈妈喜欢“凯叔讲故事”,是因为他的故事不喜欢讲道理,而只是将故事呈现出来,让孩子们自己去理解,“其实孩子的理解能力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当当听完故事就经常问我一些特别深刻的问题,比如我给她讲《西游记》时,她就会发现不能把太白金星用好人或坏人来区分。”  一天给女儿讲故事提到了“使命”这个词,女儿不解地问王凯这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使命就是必须要做的事,爸爸这辈子的使命就是给你和其他小朋友讲故事。”他希望通过故事带给孩子一个美丽又真实的世界,在孩子们心里播下爱与美的种子。  创业伊始,“凯声”只是一个坐落在普通居民楼里、只有三个人的公司,注册资金不过10万元;如今,它在写字楼里占据几百平方米的空间,有60多个工作人员,市场估值数亿元……创业3年多,“凯声”的路似乎走得很顺,但王凯却说:“没有任何人的创业路是好走的!”  对王凯来说,最难的就是,“站在移动互联网亲子领域的风口,创始人成长的速度如何跟上公司成长的速度。”对于互联网原本是“门外汉”的他,为了加速成长,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  思想上的更新也很重要,“比如,我一年前的看法就会和现在完全不同。”他说,一年前他曾经因为20集《西游记》故事的音频能卖到250元钱,一年卖了3万套而自鸣得意。但现在,他认为那是一个极大的决策失误,“对一个高速成长的企业,这几百万元重要吗?互联网时代定价的方法和工业时代能一样吗?设置一个价格有时反而会成为一堵墙,堵在用户和公司之间。”  他用了一年时间,慢慢把《西游记》音频变为免费分享,发现眼前一下豁然开朗。虽然故事免费了,网上可以随便听到了,但公司专门为《西游记》故事音频制作的故事机却卖爆了,20天就售出一万套。专为一个故事制作故事机,这种创意以往没有过。  现在,“凯叔讲故事”不仅有音频,有视频,还在卡酷少儿频道播出。但对王凯而言,这一切还不够。除了搭建销售平台,未来“凯叔讲故事”还会慢慢养成自己的IP,投拍大电影,“故事只是一个入口,我要做的是一个童年品牌。”在王凯看来,如今有童话品牌、童装品牌,而他希望培育一个伴随孩子成长的童年品牌,让中国人的童年更加美好。(记者 牛春梅)  编者按:近期,互联网应用适老化改造成为舆论热点。相比尚不熟悉互联网的老人,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互联网应用操作的老年网民同样面临网络谣言、网络诈骗、虚假广告等陷阱,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远低于年轻网民。…  在现代社会数字化与智能化飞速发展的当下,老年人与互联网之间的“数字鸿沟”已成为必须逾越的课题。2020年底,工信部正式印发《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方案》。…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